一只滚来滚去的椰子

极点常驻垃圾,文笔训练中

《We will meet again》

大家好,这个故事叫我真的只想写个片段却越写越长最后开始乱写,是个关于谢铎在另一个世界相遇的故事,灵感就是题目那首歌,原曲很有感觉我听了深有感触瞎写一通……现在看来和原曲也没什么联系……

OOC了都是我的错……

这里的谢顿是个说着我就是从川陀大学的楼上跳下去也不谈恋爱的真香预定(呵,男人)

数学课上睡到眼镜都飞了的是我的高中同学,我至今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好了,今天的课就先上到这里,"数学老师放下粉笔,拍了拍手,下面一脸死气的学生顿时躁动了起来,仿佛在监狱里被关了三十年的犯人重获自由一般,这对数学老师的打击不小,因此他高声提醒各位同学不要忘了作业是从128页到135页,这番提醒使他得到了各式的抱怨声。

   待学生都离开以后,哈里·谢顿仍坐在教室里翻看他的教材书,不时在上面用红笔勾画着,他并不急着回家,也没什么别的麻烦事要做,大学教师是个挺清闲的职业,不过有时也会显得有些无聊。

   在学校食堂解决完晚饭问题后,谢顿决定在学校里四处逛逛,他才来到这所大学没多久,准确来说他从赫利肯来到这所城市也没多久,或许他应该找个时间好好逛逛川陀,毕竟川陀作为首都城市可是相当繁华的。

   当初他以一种敬畏和不报什么希望的情感向川陀大学提交了简历,要是这所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学直接将简历退回来了他也会安慰自己说至少他尝试过了,不过最终结果却超乎意外。

   他的双亲对此都挺高兴的,一致支持他前往川陀大学,同时以他们认为相当含蓄但在谢顿看来意图非常明确的方式提醒他找个女朋友。

   他母亲是这么对他说的,"哈里,你弟弟前些天发邮件告诉我们他已经结婚了,不久会回来看我们。"

   而谢顿则回答,"那真是太好了,我很期待见到弟媳,或许还有侄子。"

   有谁会看上一个数学老师呢?谢顿将手插在裤兜里漫不经心地踢着地上的石子,他曾经也有过一个女友,他发誓他真的很爱她,不过很可惜对方认为他爱数学胜过爱她。

   不远处的教学楼透出明黄的灯光,谢顿突然觉得有些冷,于是他裹了裹自己的夹克,准备回去了。

   李松·阮达曾跟他提过这周末好像有个什么活动来帮助新教师增进彼此的了解,说来李松·阮达明明是个心理辅导师却一天到晚往数学办公室跑,有很多八卦消息谢顿都是通过他知晓的。

   肯定是个联谊会,无论哪个大学都会搞这套,谢顿想道,他宁愿去打会儿网球。

  

   周末一大早谢顿就言出必行的来到了学校的网球场自己练习了起来,同时他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微妙的悲哀,想想吧,孤身来到完全陌生的城市,然后周末在稍稍熟悉了一些的大学里独自练习网球,况且清晨的网球场还没什么人,这使他显得更为突出。

   谢顿尽量不去想那个活动,阮达昨天又晃到他的坐位旁边告诉他那个活动不是舞会,但是管他呢,他又不会去参加。

   虽然谢顿看上去有点像那种只会活在讲台和办公室两种地方,老了后照片也只会镶在木框里挂在学校走廊的墙上并配有一句可能不是他自己所说的至理名言的人,但他实际却很擅长户外运动且一直保持着良好的锻炼,他甚至还有在练习摔跤而且对外人隐瞒了自己在赫利肯还赢得过摔跤比赛的事实。

   通常他能和别人打上一天的网球,今天却只是随便挥了几下拍子,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一个人来打网球,还选在一大早,或许是想放空自己,但显然失败了。

   我还是回去继续研究涡流好了,谢顿想,搞不好他前女友说得对,他活该跟数学过一辈子。

   虽然天气好得谢顿都能听到它在挽留自己继续呆在网球场,但他心意已决不可动摇,回去后他要先好好吃顿早饭,然后就坐在书桌前算一上午……

   "你还要打网球吗?"突然冒出来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回过头,发现一位女子站在他身后,阳光照在她的卷发上反射出耀眼的金光,她的声音很好听,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正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当然!"谢顿瞬间将涡流这个词从大脑中移除。

   "我以为你要离开了,我也很喜欢网球,今天是个好天气。"女子向谢顿伸出手,谢顿情不自禁地握了上去。

   "……虽然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但我更想要你手里的球拍。"

   "哦?哦哦!"谢顿赶紧放开手,又将另一只手上拿着的网球拍递了过去。

   "我叫铎丝·凡纳比里,你也可以叫我铎丝,"铎丝接过球拍,"你怎么称呼呢?"

   "谢顿,哈里·谢顿。"谢顿抓住自己的衣角向下扯了扯好让衣服看上去整洁些,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小学那个不知道怎么和女生交流的年纪。

   "放松点,哈里,我只是想找个人一起打网球,不是来检查衣着风貌的。"铎丝看出了他的紧张。

   "不,我只是,我只是有点惊讶,没想到……"

   "没想到会有另一个人选择在周末清晨打网球?我只是路过看到了你。"

   "不不不,我是说,凡……小姐,"

   "叫我铎丝就可以了。"

   "铎丝,算了,你想先打一局吗?"

   "来吧,我这周一直想找个时间活动活动身体。"

   "你也是这里的教师?"

   "我看起来年轻得能当学生吗?谢谢你,我教历史。"

   "我教数学,你懂得,挺无聊的一门学科。"

   "我敢打赌在我的课上睡觉的学生会比你更多。"

   "是吗?那你肯定没见过你的学生上课睡觉睡到眼镜都飞出去了。"

   "这我还真没见过,你漏接了,哈里。"

   "很好,我不会再有所隐藏了。"

   "尽你的全力打过来吧。"

   "铎丝,我得承认你比我想的还要厉害些,以前有学过吗?"

   "唔,专业的打法倒没有学过。"

   "那你下周还来吗?我可以教你几招。"

   "说不定我们下次见面的时间比你想得还要早,哈里。"

END

乱七八糟的死鱼

  翻文档发现还有几个银帝的片段故事,干脆都发了,我写文太垃圾被关了起来. jpg
  大学破事怎么这么多???感到头秃。
  没有文力,自已也很久没看过文了……真是浮躁啊……最近打算多看点书冷静一下了……
  (屁话一堆,话说!有人吃市长组拉郎吗?!一起嗑啊!!!)

1 来自过去之人

  “嗨,你好,第一次来赫利肯玩吗?”
  “哦,是的,第一次来这里。”
  “那你一定别错过角力士比赛,虽说赫利肯没什么名气,但我们这儿可有着全银河最棒的角力士。”
  “谢谢你的好意,我想我还是算了。”
  “是吗?也对,角力士比赛不太适合女孩子单独去看。”
  “是的,对了,我想问一下谢顿纪念馆的位置。”
  “谢顿?据我所知端点星的纪念馆是最全面,当然我不是说赫利肯的就不好了,毕竟这儿才是谢顿的故乡。”
  “我已经去过端点星了,但我还是想来这里看看,我以前经常听……我一个朋友谈起。”
  “那你朋友眼光还不赖,从这里一直往前走会有个广场,在那儿有路标指示,需要我带你去吗?”
  “这倒不用,我喜欢一个人游览,谢谢你的好意。”
  “那好吧,祝你玩得愉快。”

  “除了那些追求眼见为实的历史家还有谁会对赫利肯的谢顿纪念馆感兴趣,那里可真是无聊得要命。”
   年轻的导游小声嘟囔道,金红色的头发在赫利肯很是罕见,这么年轻的女子竟然也跟那些老古董一样。

2 市长组拉郎
  
   “总之,这事成了。”马洛吐出一口烟,翘着腿坐在桌上,丝毫不在意坐在桌后的人正是现任市长。
   “很好,辛苦你了。”哈定拿过自己的烟盒,在结束一天的工作后他只想好好放松一下,“还有从我桌子上下去,旁边有椅子。”
   “所以帮你做事的好处在哪里?”马洛伸手从哈定手中将烟盒抢了过来,一抛一抛地把玩着。
   “你还差什么呢?你已经是市议员了。”哈定仰靠在椅子上,微微抬起下巴看着他。
   “商人最看重的可是收益,懂吗?”马洛接住烟盒,俯身靠近哈定。
   “哦?那么你想要什么呢?”哈定将撑起的椅腿落回地面,迎面对上行商。
   “比方说,”马洛凑近到他耳旁,“我想要市长你。”
   “是吗?”哈定转头给了他一个亲吻,并不意外的尝到了熟悉的烟味。
   “你又偷拿了我的雪茄。”
   “毕竟织女星系出口最好的烟草嘛。”

3  机器人牧师

   "现在那群疯子竟然开始推广机器人牧师了,我他妈才不管那坨废铁看起来有多像人,反正换了我绝不会允许有机器人出现在我的葬礼上。"
   "世道都变了,谁知道他们以后还会弄出什么机器人来膈应你。"
   "要我说……"
   一旁的同事还在不停地抱怨着这场特殊的葬礼,他们被临时调来这边负责安保工作,以防有什么过激分子来破坏葬礼。
   贝莱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下午4点,葬礼结束后他还得赶回警局备案,麻烦的是那个所谓的牧师却迟迟未到。
   正在贝莱犹豫要不要像他同事那样溜个班去偷偷抽会儿烟的时候,一位身着黑色长袍,手握教典的男子向他走了过来。
   "请问蒙恩先生的葬礼是否在此地举行?"男子礼貌的询问道,但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是的,请问阁下是……?"贝莱盯着对方的蓝色眼眸回答道。
   "我是R·丹尼尔·奥立瓦,本次葬礼的牧师。"来者举起一只手向贝莱表明身份。
   "你就是那个机器人?"贝莱上下打量着丹尼尔,他本以为会派来个像R·山米那样苍白又笨拙,脸上还设定有傻乎乎的微笑的机器人。
   "是的,请问我能否入内开始主持葬礼?"牧师并未在意贝莱语气中的惊奇。
   "哦,当然,是的,你快进去吧。"贝莱侧身示意丹尼尔进入教堂。
   "愿上帝赐福于你。"丹尼尔对他微微颔首,随即离去。
   "耶和华啊,这感觉可真怪……"贝莱看着牧师离去的背影,"……机器人牧师吗?"

xxxxxxxxx正经脑洞完了,下面全是沙雕xxxxxxxxxxxx

1 你的朋友

阿玛瑞尔:哈里,你的朋友(加重)丹莫刺尔有大麻烦了!
谢顿:好的好的。
阿玛瑞尔:哈里,快来看,你的朋友(加重)丹莫刺尔出席十载会议了!
谢顿:好的好的。
阿玛瑞尔:哈里!你的朋友(加重)丹莫刺尔被九九派指斥为机器人了!
谢顿:好的好的。
阿玛瑞尔:你就不能反驳一下你的朋友(加重)这个说法吗?!

2 我的爸爸
班莱特:我爸爸是大英雄,他使地球人得以开拓银河。
芮奇:我爸爸是心理史学创始人,他使银河摆脱了三万年的蒙昧期。
班莱特:我爸爸拯救了地球三次。
芮奇:我爸爸当了银河帝国十年首相。
班莱特:我爸爸敢一个人去外星!
芮奇:我爸爸敢吃屎!
班莱特:我爸爸也敢啊!
谢顿&贝莱:我不敢!!!

3 是公主没错了
问:你有魔法长发吗?
贝莱:没有。
问:你有魔法双手吗?
贝莱:没有。
问:受过诅咒吗?
贝莱:没有。
问:被奴役/监禁?
贝莱:没有。
问:被下过毒吗?
贝莱:没有。
问:是不是每个人都觉得你的难题是靠强壮的男人解决的?
贝莱:呃……(望向丹尼尔,“伊利亚伙伴?”)
贝莱:是。
他是公主没错了!(并不是)
       
4 面对突发的暴风雨
谢顿(冲进皇宫):“陛下!穹顶破了好大一个洞!”
(克里昂一世:?!)
贝莱(瘫倒在丹尼尔怀里):“我才不会怕……呃啊啊啊啊啊啊!”
(吉斯卡:我很好,你们不用在意我。)
阿西莫夫(欣慰笑):“我可以一直坐在打字机面前了。”
   (罗宾:爸!我想出去玩啦!)

(我是老阿真爱粉,罗宾太可爱了,难怪老阿是个女儿控)

装作正常人也挺简单的……也不知道还可以装多久

《重逢》

  丹谢友情向,梗来自鱿鱼太太的丹叔去看谢顿危机怀念故友啥啥的,不咕是不可能了,企图复健一下,想想也等不到温咕咕更新了,就发了吧……
  话说群里一天到晚的黑丹叔,是真爱粉了

   这并非他第一次以记者的身份行走于人世,事实上扮演一个记者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得心应手,但现在的他还是不该离开月球。
   虽然他看起来依旧身强体壮,但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如今他的正子脑运转得有多么艰难,思考和决策都需要花费数倍于前的时间,而盖娅计划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他本不应该冒险回来的。
   他的心控能力可能会被仪器探测出来,伪造的身份也可能会被人识破,现任市长对此次的谢顿危机十分重视,安保力量可谓是空前投入,她需要借此次谢顿危机来巩固她的政治地位。
   但他还是来了,在他将记忆转移之前,他还想要再见一个人。
   出于怀旧心理,谢顿大厅的建筑没有使用任何的金属,而是都由高分子材料建成,陈旧的外观使纪念堂显得更为庄严。这里亦没有任何的力场坡道,重力升降机,甚至是滑道,有的只有台阶,无论是谁想进入大厅都必须一梯一梯的走上去,因为端点星的历史上再没有谁能比他更加伟大。
   哈里·谢顿,基地创始人,心理史学之父,是他用远超世人的见解与智慧为全人类指明未来的道路,在他的预言下,人类将顺利的渡过千年动荡,迎来新一个帝国。而每隔百年他都会通过投影再度现身,为端点星化解危机,他睿智的双眼能看透世间的一切疑难,他口中说出的话无疑都是真理。
   但他知道,最初的哈里·谢顿并不是神,他只是个普通的数学家,充其量有些不凡的思想,但归根就底也只是转瞬即逝的烟火,难逃被泯没于历史的命运,这样的一个人,如今却已被尊若圣灵。
   拥挤的人群席卷着他向前行进,政府官员的高谈阔论和媒体记者咄咄逼人的追问充斥在他耳旁,久违的喧嚷使他想起他已经很久没有将自己置身于人群中了。
   每个人心中的真实情绪,兴奋,厌倦,不屑,都亳无遮掩的展现在他面前,如同一幅由人类的欲望所描绘的斑驳画卷。他很熟悉这种感觉,即使已经过去了两万年,人类也依然没有改变。
   “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有着一头微鬈黑发的青年对身旁的好友说道,“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用来哄骗大众的伎俩。”
   而他的好友摇了摇头,“你就不能把这种话留到私底下说吗?”
   “看吧,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质疑的声音才会越来越小。”
   青年将拇指勾在腰带上,同友人一起渐渐消失在了人群中。
   黑羊,羊群中的不安定份子,总是渴望冲破栅栏以企反抗。这种人在乱世注定会成就伟业,在这种相对和平的年代则只会被执政者视为眼中钉除去。
   他看着青年离去的背影,总有一天他们会再次相会的,作为计划中不可缺失的一环,他拥有连他也无法理解的奇异心灵,这种勉强可以类似于“直觉”的能力使他回忆起了那个早已逝去之人,对方曾凭借着自己敏锐的直觉侦破了几起迷案。
   或许是因为即将再见到故人,正子脑不由得调出了许多往昔的回忆。
   第一次见到哈里·谢顿时,他也是假扮的记者,为了博取对方的信任,他甚至暗中指派了两个混混去惹事生非,最后他和谢顿一起打倒了那两个倒霉鬼。
   他将谢顿安排在了铎丝身边,让铎丝作为一个保护者照料着谢顿的起居,最后她和谢顿结为了夫妻,这是他未曾想到的。
   谢顿曾在川陀各地流亡,后世将那段时期称为“逃亡期”,斯璀琳,麦曲生,达尔,最后是……卫荷。
   正子脑会精准地记录下他的一切记忆,即使事件本身已经过去了五百年之久,但对他来说这些事永远都像才发生在昨天一般清晰。
   “你就是丹尼吗?”
   这是过去两万年来第一次有人类猜出他的真实身份,他本该感到紧张,或者应该绝望,但当时的他却只觉得如释重负。
   “我名叫R·丹尼尔·奥利瓦,其中‘R’便代表机器人。”
   此后的几十年,他们成为了私下的好友,这在历史上注定是无处可考的,但他很珍惜这段记忆,他珍惜能有人再次称呼他为丹尼尔。
   后来,他离开了川陀。
   而谢顿接任成为了首相,他做得还算不错,虽然史书上对此语焉不详。
   然后是心理史学,他穷尽毕生心血真的做到了,哈里·谢顿建立起了第一个用以预测全人类的数学方程。
   再后来……铎丝死了……他对此感到悲伤,但在心底的某处,他发现自己感到欣慰。
   有关谢顿晚年生活的史料是最丰富的,他陆续失去了一切,与此同时,他也在不断完善着心理史学。
   最后,哈里·谢顿死了,像所有的人类一样,他走到了终点。
   在追悼会上,他见到了谢顿最后一面,然后他又离开了,再次隐蔽于历史之中,直到……
   “……因此综上所述,我认为你们继续留在端点星的机率为千分之八七二……”投影仪显现出的老者平静地说道。
   满头的银发和布满皱纹的脸已将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数学家埋葬于记忆,只有那双散发着愉快神采的眼睛始终未曾改变。
   他观望着投影。
   “好久不见,吾友。”他在心里说道。

END

就那什么的《玩偶之家》观后感……P3是尼尔盖曼本人……

百年基友见证了梦哥是如何从精致boy转变为杀哥特的……无尽……是真的很孤独啊……
(最后是梦哥叉腰图,姿势笑死我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吹爆死亡小姐姐,梦怎么这么受!我要永久保存他的屁股(你),蠢萌蠢萌的天然呆梦,让他换件衣服就换了,梦境之王的尊严呢?!被姐姐欺负得死死的,“我只是喂喂鸟……”

谢顿家的组成,女性都好强啊……有些意外的准,比如婉达的忧伤,二孙女是地上的泥水,还有雨果你???

焦虑,彷徨,厌恶,当我静下来的时候,内心永远被一种恐慌占据,我在做什么?我又做了什么?好麻烦啊……好烦躁啊……一切负面情绪都从心底涌上来,将我淹没,而我却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想改变什么,就这样沉沦下去好了。

Lof也发下,大家对玫瑰的初印象都好一致哦